打假维权 保真交易 开发版权 弘扬精品

访谈 < 访谈 < 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   访谈

王新友:重新讨论“具象”绘画的可能性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07-19

  2019 年7月18日下午,“藏锋敛锐——具象绘画群展”在798艺术区偏锋新艺术空间启幕。展览展出具象绘画作品26件,通过参展艺术家尹朝阳、倪军、宋琨、康海涛、章剑、周文中、齐星、陈卓、江山春等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学院精英化文化背景下的不同个案,重新讨论“具象”绘画在当下的多种可能性。

  “我们不希望被标签化,在具象绘画方面一直也在做一系列的个展,例如康海涛、章剑、倪军等等,构成多元化的状态。”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对雅昌艺术网说。

宋琨 《禁忌-唇封 No.2》 绘画装置,布面油画,镭射皮带, 亚克力罩_60 x 45 cm 2018

 

陈卓《学者》 布面油画 45 × 40 cm 2019

 

倪军 《豪华去后行人绝》 布面油画_80 x 100 cm 2019

 

 齐星《马背上的朋克》 布面油画_250 × 250 cm  2017

 

王鑫《凡》 布面油画_直径60 cm 2019

 

  “我希望画是‘写’出来的,是这么多年我下意识的一个自我要求。任何前一笔和下一笔之间的连接都不是生硬的接,一定是在整体的状态下笔触之间互相咬合接续的,能够组织成一种韵律或者是跟当时的情绪可以对应得上。”此次尹朝阳参展的风景系列作品,受中国古代绘画、石刻造像沁润,他在一系列风景画作品中揣摩北宋山水的碑性气势与山石树木间贯穿的气韵,融入一直以来其作品的图像概念、叙述性以及当代性精神表达。这些年来他以嵩山为主题的绘画与嵩山的对话,找寻属于自己“传统”的真正源头。

尹朝阳 《白山》 布面油画_50 x 70 cm 2019

 

尹朝阳 嵩谷 布面油画_280 x 180 cm 2019

 

  “这次展出的两件作品,一件是“后海系列”的最后一幅,还有一幅是去年画的,近期画的比较朴素、放松,和后海系列的状态有一些关联。“章剑的”后海系列“不同于对外光的丰富捕捉,用写意的笔调,丰富的灰色中间调子,形成既概括又微妙的体验。就像批评家冯博一在评论中所阐述的那样:《后海》系列,“故乡”想像构成了这种文化记忆的内在因素,它表现为对已经消逝了的、仅仅留存于个人生命记忆之中的“归属”和“精神故乡”的想像形态。因此,与其说这是章剑对儿时北京印象的勾勒,不如说是在整体上被作为一种和谐的、恬静的、与今日个人生活血肉相连的“家园”想像。其间,有着不再存在的日常生活的细节,有着割舍不掉的情感的关联,同时也与他的童年、青春等生命经验联系在一起。人与社会的变迁、时光的流逝,记忆不断被破坏,但内心深处的记忆仍然会发生作用,会感到迷茫,会想到以前生活的场景和物品而带有虚幻的色彩。章剑那些虚虚糊糊的,留有大片水域的图像仿佛是将已获得的“记忆”凝固下来,并以此抗拒已丧失了的想像。

  章剑并不想重复19世纪“印象派”的绘画,但又必须忠于对自我艺术语言锤炼的过程和那段青春的岁月,因此才产生《阳光灿烂的日子》、《葡萄架的少女》、“后海”系列、“长安街”系列等等作品。由于忠于个人情感和现实经验,他不再重复过去的经验,逐渐偏移了对象的自然属性。进而笔触、色彩更倾向于个人情感的表达,具有强烈的书写性。

章剑  后海系列  布面油画_250 × 200 cm 2011

 

章剑 《咖啡厅》  布面油画_46 × 38 cm 2018

 

  “我的作品常常从心里一个不太清晰的影子开始,逐渐调整出来。”周文中这次展出的2017年创作的2件作品依然充满了荒诞、浓烈的气息,裹挟着强烈爆发力的笔触,似乎可以听到火药的爆裂声。在批评家方志凌的一段评论中谈到周文中的作品:在同样荒诞的视觉结构中,以一种更直接,更简明,更具硬度感与力量感的手法表现了一种更直接的情绪状态。在这样的视觉语言中,作品体现出一种更雄浑、更强大的内在精神力量。

周文中 躬  布面油画 190 x 250 cm 2017

 

周文中《不速之客》 布面油画_180 x 210 cm 2017

 

  康海涛的作品一类是纸本的丙烯,一类是纸本油画。既有多层重叠形成丰富透明的绘画语言方式,又有一气呵成的表现性语言方式。他的这些风景画,看起来像我们平常不经意中看到的那些非常普通的风景。但这些景物中又渗透着一言难尽的复杂社会情绪,形式语言与内在情绪之间的关系,始终保持着不露痕迹的融合。

康海涛  《隐秘汇合》  纸板丙烯,墨_175 x 252 cm 2017-2018

 

康海涛白浪》纸本油画 77 × 106 cm 2006

 

  在中国自己的美术历程中,“具象”概念的经历虽与西方不同,但也足够复杂。它的提出不是为了针对“抽象”,而是为了既区别于早已抛弃掉再现性、形象性的当代艺术,也区别于固守在单一风格合法性中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实际上,从一开始,中国的当代绘画就是在这个夹缝中生存与生长,一方面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无法立即放弃他们所受到的写实主义美术与现实主义美学教育,另一方面他们又渴望在这个教育背景上寻求在当代艺术的“国际语境”里形成当下的艺术语言与方式。因此,具象绘画成了一种中和的,但又尊重本土美术线索与现实社会情境的实践路径。

 

 

 

 

展览现场

 

  中国当代绘画中的“具象”正是“写实”逐渐从“现实”剥离而出的结果,和其西方的同类一样,它也是一个主动性的、自主性的概念,用来收拾和整理那些各种激进主义冲杀之后的残局。而对于今天的中国,它又包含着一种警惕“国际潮流”而返求自身百年美术传统的意味。在这个意义上,概念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面对我们共同的经验。如果我们暂时无法给出更确切的命名,那么或许可以从“具象”出发来讨论出那些始终无法绕过的经验与历史。

 

 

 

 

 

 

 

 

 

  在这个展览中,艺术家们具象的风格与路径各异,尹朝阳、康海涛、章剑把外部的风景与内在的情感、情绪,以及绘画过程中的身体体验融汇、扭结在了一起,把实在的风景转换成了一种心理的情境;周文中则是用可识别的形象构建了一个非现实的空间,进而把画面变成了一个表现与戏剧的场域。宋琨、陈卓则把学院写实的风格和技法运用在了象征性的人物形象和物像关系中,以此趋近着一种超验的精神性。齐星、王鑫则是高度细致地描绘着眼前的实在,用一种极度自然主义的眼光和手法带领我们观看着现实中的每一个不自然的细节。倪军则从绘画史的经验出发,把十九世纪外光绘画的趣味投射到他所面对的眼前事物与精神世界中。他们的艺术作品与实践并不形成潮流,也无需成为样板,但却意味着对集体及自我经验的坦诚与肯定,在今天或许这样才包含着一种真正的当代性。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9月8日。







免责声明: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书画艺术版权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书画艺术版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